>玄幻魔法

风舞苍穹 外门大比(二)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9-06

readx;赫猿的名字没有起错,真的如只凶猛的黑猿,手握重剑,威风凛凛。他随意挥动下,重剑就带起股旋风,寒气侵体,让人感觉死神就在眼前。

“神猿下山!”

赫猿大吼声,十几丈的距离,瞬间就被他越过,擂台上刮起股黑色的旋风,沉重如山的重剑呼啸而来。

楚寒不及躲闪,招“龙舞炫风”迎向前去。

两剑相交,声爆响,楚寒踉踉跄跄退后好几步,虎口发麻。他看了下剑刃,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网状裂纹。

赫猿招得手,气势更盛,挥剑攻了上来。

“神猿震怒!”

神猿怒,地动山摇。

楚寒吸取上次教训,不敢硬碰,避其锋芒,招“斗转星移”递出。

所谓斗转星移其实是牵引对方的兵器,将对方的攻击转移方向,使出的是粘字诀。

想法虽好,奈何楚寒的剑已经受伤,两剑相交,纠缠在起。赫猿力大剑沉,楚寒奋力抗争。

声清脆的金属碎裂声,楚寒的下品灵剑片片破碎,掉落在地。

“嘿嘿,你的剑已毁,没有兵器,如何与我交战?还不引颈任我宰割!”赫猿嘿嘿狞笑着,动作没有任何停歇,悍然挥剑出手。

擂台交战,只要方没有认输,裁判就不会终止比赛。

楚寒只要胜了这场,就可以晋升内门。否则,就要再等三年。现在和谢听风的差距已经够大了,三年后就是天壤之别了。所以,他很珍惜这次机会,又怎么可以轻易言败?

见赫猿狞笑着扑来,他只好催动身法,在擂台上闪展腾挪。

个追,个跑,两个人玩起了躲猫猫。

夏若晴和潘默在台下心急如焚,可又没有办法。

“谢大哥,怎么办?你能不能想办法帮帮楚寒?”夏若晴看着谢听风问道。

“有什么办法可想?谢大哥又不能上台帮忙。”潘默脸的无奈。

“别急,我来想办法。”谢听风仿佛胸有成竹。

“有什么办法?”夏若晴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凑过来问。

“看我的!”

谢听风晋升先天,灵魂力大增,已经可以做到传音入密。

所谓传音入密主要是利用声波发射信息,只有要接收的人能听到,或者修为特别高的人能察觉。不然,你即使在接收的那个人身边也听不到。

“楚寒,别慌,接剑!”道传音入密响在楚寒的脑海。

谢听风意念动,风影飞出,速度奇快,无声无息来到楚寒手中,台下的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楚寒的手里已经多了把剑,闪着嗜血的光芒。

场上的裁判若有所觉,看了谢听风眼,什么话也没有说。

楚寒动不动站在台上,仿佛吃了颗定心丸。他的眼里闪着道奇异的光,死死盯着追逐而来的赫猿。

手握风影,谁与争锋?

赫猿突然没来由打了个寒颤,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怎么,不跑了?你以为手中有了兵器就能改变结果了么?”他强做镇定。

“为什么要跑?刚才不过是陪你玩玩,现在看我如何败你!”感觉手中的风影非比寻常,楚寒信心倍增。

“猿来魄散!”赫猿终于使出了自己强的招,想击毙命。

“云罩九州!”楚寒见赫猿招式已老,变无可变,瞬间脚尖轻点,身体腾空,风影自上而下,重重剑影笼罩而下。

电光石火之间,风影的光芒如道闪电划过,劈斩在重剑之上。

“嗤!”没有两剑相交发出的金属脆响,只有布帛被利刃割破的声音。

赫猿的重剑竟然发出声哀鸣,被斩出个大口子。楚寒向前步,剑尖抵着赫猿的咽喉,说道:“你输了!”

“我输了,谢谢手下留情!”

其实,楚寒完全可以在第时间剑穿喉,但考虑修行不易,终还是放过了赫猿,这也是他宅心仁厚。

“这场比拼,楚寒胜!”裁判高声说道。

楚寒战胜了赫猿,意味着已经进入了前三百名,晋升内门弟子。他欣喜若狂,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谢听风身前,纳头便拜:“大哥在上,请受小弟拜!”

“自家兄弟,何须如此!”谢听风扶起楚寒,夏若晴和潘默也过来向他表示祝贺。

“夏若晴、潘默,你们也行的,我们定会在内门会合!”楚寒道。

“潘默是五品武师,头脑冷静,战胜对手应该问题不大。若晴是女孩子,定要胆大心细,出奇制胜。”谢听风真正担心的是夏若晴。

不出谢听风所料,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潘默凭借自己的实力,施展《草木萧疏十三剑》顺利战胜对手,进入前三百名。

终于临到夏若晴上场了,她的对手名叫杜蜂,和她样是个四品武师,手握把地下品蛇形剑,腰间挂着个驭兽袋。

虽然同是四品武师,但小若晴总感觉杜蜂很危险。至于危险何来,她就不知道了。

互通姓名,彼此见礼,战斗就拉开了序幕。

杜蜂修习蛇形步,身体扭曲如条蟒蛇缠将上来。

“金蛇吐信!”

蛇形剑如条择人而噬的长蛇,速度奇快,向夏若晴袭来。

夏若晴手握秋水剑,招“暗送秋波”迎了上去。

两剑相交,倏然分开,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杯弓蛇影!”击未中,杜蜂的第二招转瞬即来。

这招除了剑招犀利,还能让人产生幻象,仿佛有条巨蛇正张开大嘴,吞云吐雾。

“水落石出!”夏若晴的这招也是速度奇快,剑起波澜,击碎云雾,幻象不复存在。

“斗折蛇行!”

“水滴石穿!”

……

两个人你来我往,交战了半个时辰,不分胜负,谁也没占到半分便宜。

两个人的真气都消耗了大半,喘着粗气,互相盯着对方,场面陷入了僵持。

突然,杜蜂拍驭兽袋,只听嗡的声,从驭兽袋中飞出团黄影。

夏若晴定睛看,是群黄色的毒蜂,正振动翅膀,嗡嗡乱叫。

“啊,三噬心蜂!群居,速度奇快,尾部藏有毒针,毒性极强,毒性入体,万毒归心。能瞬间毒死武士境的人,武师境的人被蛰伤,如果没有驱毒圣药,也回天乏术。只有修为极高之人能将蜂毒逼出体外。但如果是被七八以上的噬心蜂蛰伤,只怕是无人可以幸免!”

“这么厉害啊,这个女子危险了。唉,可惜了这漂亮女子。”

“是啊,只三噬心蜂还不是十分厉害,可这群怕有上千呢,如何能挡?这个女子真是倒霉,怎么会碰上这样的对手,恐怕要香消玉殒了。”

台下观战的弟子们议论着,为台上的夏若晴担心着。

“嗡嗡嗡!”噬心蜂拍打着翅膀,翅膀震动的声音是那么可怖!

杜蜂用手向着夏若晴指,成百上千的噬心蜂锁定对手,向着夏若晴席卷而来!

夏若晴真气外放,手中的秋水剑舞的风雨不透。

前面的噬心蜂被剑气所伤,纷纷落到地上,但后面的还在如飞蛾扑火,蜂拥而上。

谢听风暗暗着急,这要是他对上噬心蜂,点儿也不用害怕,且不说他丹田里的紫色真火能把毒蜂化为灰烬,就算他被毒蜂咬上几口,也会安然无恙。小小毒蜂,怎及得上天翼毒龙蟒的剧毒?

可夏若晴修习的是水系功法,奈何不了噬心蜂。

夏若晴的真气快要耗尽,噬心蜂受杜蜂的控制还在往无前。

夏若晴消耗的是真气,但杜蜂丝毫也不比夏若晴轻松。因为,他控制这么多噬心蜂,心无旁骛,消耗的是魂力。

“若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要趁着杜蜂操控噬心蜂无暇分心之时攻击他。务必击必中!”谢听风传音给夏若晴。

夏若晴正在苦苦支撑,听了谢听风的话,眼前亮,她暗暗聚集真气,准备攻击。

“胜败在此举!”她下定了决心!

“穿雾射日花黯然!”

危急时刻,夏若晴催动身法“浮光掠影”,使出了从谢听风那里学来的招地剑法!

“噗嗤!”秋水宝剑携带着凌厉的剑气,举穿过了蜂群,从杜蜂的前胸穿而过。

鲜血喷涌,杜蜂看着透体而过的长剑,倒在了地上。

噬心蜂失去了控制,嗡然散去,飞得不知所踪。

“本场比拼,夏若晴胜!”裁判的声音响起,众人这才醒过神来,竟然是夏若晴取得了逆转。

夏若晴向着谢听风嫣然笑,手握宝剑,向擂台下走去。刚走出没几步,就倒在了擂台上。

“夏若晴!”楚寒和潘默被突然的变故惊得手足无措。

谢听风步跨上擂台,抱起夏若晴来到了楚寒和潘默身前,人们纷纷围了上来。

“唉,可惜了,终究还是死在了毒蜂之口。”人们纷纷叹息。

望着夏若晴黑气弥漫的脸,楚寒心如刀割,毕竟都是从天风出来的,彼此之间就像亲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大哥,你定要救救她!”楚寒哀求道。

“别做梦了,已经毒气攻心了,神仙来了恐怕也无力回天!你大哥算个什么?”旁边个看热闹的弟子阴阳怪气地说。

“你说什么?我要杀了你!”失去理智的楚寒红着眼睛,把抓住对方的衣领,举拳就要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