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风舞苍穹 第二百七十九章 风波骤起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9-06

谢听风等人刚刚落地,苍龙帝国各大宗门和各大家族的大佬们就走了过来。他们一个个带着久居上位的威压,浑身散发着磅礴的真气。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谁想与我为敌,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谢听风盯着越来越近的人们,一脸的坦然。

狄炳臣看到儿子、女儿平安出了秘境,带着几位长老笑吟吟走了过来。

“爹,我们回来了!”狄云笑靥如花,忙着向父亲打招呼。

“哈哈,回来就好!咦,你与狄龙都是二品武王了,狄刚也是高阶武宗巅峰了,真是太好了!”狄炳臣看着自己家族的子弟不但全身而出,而且修为大涨,高兴得合不拢嘴。

“爹,这次进入秘境,要不是有听风哥,您就见不到女儿了。”狄云看着谢听风说道。

“是啊,爹,要不是有听风兄弟,我和弟弟狄刚也早就死在秘境里了。您要替我们好好感谢听风兄弟。”狄龙说得很真诚。

“听风贤侄,感谢的话回家说。你们快跟我回狄家,我要给你们设宴接风。”

“好!”

狄炳臣带着谢听风等人刚要离开,大乾国的轩辕名录带着女儿轩辕若冰和其他几位长老走了过来。

“狄兄,且慢!容我向听风贤侄表示一下谢意,再走不迟!”轩辕名录满面笑容走到谢听风身前,上下打量着他。

“听风,这是我爹和几位家族长老。”轩辕若冰向谢听风介绍道。

“轩辕伯父好!各位长老好!”谢听风双手抱拳,挨个见礼。

“哈哈,好小子,年少英俊,器宇不凡,真是人中之龙。老夫代表轩辕家族感谢你在秘境中对小女冰儿及几位后辈的援手。”轩辕名录见女儿似乎与谢听风很是亲近,心里早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伯父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谢听风彬彬有礼,深得轩辕名录的喜欢。

“轩辕兄,如果不嫌弃,一同到寒舍小饮几杯可否?”狄炳臣见轩辕名录是高阶巅峰武王,心里很想与轩辕家族结盟。

“狄兄,恭敬不如从命,我其实正有此意。”

“哈哈,狄家主,为什么只邀请轩辕家主啊,我也想讨杯酒喝,不知可否?”

“还有我和陈兄,我们也想与谢小兄弟干一杯。”

随着话音,奔雷山庄大长老莫宗祥、千剑宗大长老穆子山、霸刀门大长老陈万年带着李春城几人走了过来。

“诸位都是名震一方的人物,狄某能与几位推杯换盏,求之不得。”

众人说说笑笑正要离开,突然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从秘境出来的小辈,暂时一个都不准走。”众人循声望去,心中不由一惊。因为说话之人是万毒宗的大长老涂刚,一身毒功惊世骇俗。

“涂刚,你想干什么?”轩辕名录可不怕他,大声问道。

“我不想干什么,只想问问这些小辈,秘境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致于我万毒宗的弟子一个也没出来。”

“我也想问问,火云门的弟子为什么没有出来。”

“还有,刀剑门的弟子为什么也没出来。”

谢听风与轩辕若冰几人互相看了几眼,刚要说话,空中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各位,我知道这三个宗门的人是怎么死的,他们都被一个人所杀。”

谢听风抬眼望去,不禁吃了一惊,说话的人正是郭建强。

“祭坛爆炸,他应该死在秘境里才对,为什么不但没死,反而已经是七品武王了?”

“风弟弟,我怎么说来着,放虎归山必有后患。这下你有麻烦了,我看郭建强的身体里有一个恐怖的存在,我估计应该是妖龙的魂灵进入他体内了。”

“反正事已至此,多说无益,顺其自然好了。”谢听风知道怕也没用,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你是谁?你知道我万毒宗的弟子死在谁的手里?”涂刚看着缓缓下落的郭建强问道。

“我是青龙帝国的郭建强,杀死万毒宗、火云门、刀剑门弟子的那个人就是他!”郭建强的手指向了谢听风。

“不错,就是我!”谢听风越众而出,走向涂刚的对面。

众人的眼光涮的一下都集中到谢听风身上,看他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他是谁,一个人怎么可能杀掉一个宗门的青年才俊?”

“他是云岚域的谢听风!”

“啥?他就是名满天宝大陆的谢听风?可他的实力再强,也不能杀得了那么多的年轻精英吧?”

众人议论纷纷,心里十分震惊。

“你就是谢听风?的确是年少英武,我知道,你杀了万毒宗这么多弟子,不可能没有原因。但我不想听解释,我只知道,作为他们师门的大长老,我一定要杀了你!小子,纳命来吧!”

“哦,我已经说了,三个宗门的弟子都是我杀的。你们可以为门下的弟子报仇!但我想问一问,你们是一起上呢,还是一个个来?”

“哼,还真是嚣张,我堂堂一个高阶武王,对付你怎么会让别人帮忙?”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耽误我的时间,我还等着回去喝酒呢!”

“还真是不知死活,今天,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涂刚说完,就要发动进攻。

“涂长老,且慢!”

一声朗喝,众人循声望去,见场中突然多了一位五六十岁的长者。

“这是千羽宗的宗主西门千羽,难道他与谢听风也有恩怨?”

“不会吧,听说谢听风一到东林域就进了狄家,怎么会与千羽宗有什么瓜葛?”

“这个谢听风,还真是惹事精啊!”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谢听风看了看来人。原来他是千羽宗的宗主,一定是为他的儿子西门华那个登徒子来的。尼玛,今天怎么那么巧,所有的仇人都像约好了似的,赶在一天来了?

“你就是谢听风?”

“我就是!你是为了你儿子西门华来的?”

“你承认我的儿子就是死在你的手上?”

“的确,你的儿子是我杀的,他色胆包天,死有余辜。我好奇的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哼!我儿子的储物戒指里,有我存入的一缕魂念。他的戒指,就在你身上。我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你。今天,我要为我的儿子报仇!”

听了他的话,谢听风才知道,原来因为自己的疏忽,才会埋下后患。不过,要是半年前自己被找到,的确有些麻烦。如今,一个七品武王,自己还真不放在心上!

谢听风等人刚刚落地,苍龙帝国各大宗门和各大家族的大佬们就走了过来。他们一个个带着久居上位的威压,浑身散发着磅礴的真气。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谁想与我为敌,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谢听风盯着越来越近的人们,一脸的坦然。

狄炳臣看到儿子、女儿平安出了秘境,带着几位长老笑吟吟走了过来。

“爹,我们回来了!”狄云笑靥如花,忙着向父亲打招呼。

“哈哈,回来就好!咦,你与狄龙都是二品武王了,狄刚也是高阶武宗巅峰了,真是太好了!”狄炳臣看着自己家族的子弟不但全身而出,而且修为大涨,高兴得合不拢嘴。

“爹,这次进入秘境,要不是有听风哥,您就见不到女儿了。”狄云看着谢听风说道。

“是啊,爹,要不是有听风兄弟,我和弟弟狄刚也早就死在秘境里了。您要替我们好好感谢听风兄弟。”狄龙说得很真诚。

“听风贤侄,感谢的话回家说。你们快跟我回狄家,我要给你们设宴接风。”

“好!”

狄炳臣带着谢听风等人刚要离开,大乾国的轩辕名录带着女儿轩辕若冰和其他几位长老走了过来。

“狄兄,且慢!容我向听风贤侄表示一下谢意,再走不迟!”轩辕名录满面笑容走到谢听风身前,上下打量着他。

“听风,这是我爹和几位家族长老。”轩辕若冰向谢听风介绍道。

“轩辕伯父好!各位长老好!”谢听风双手抱拳,挨个见礼。

“哈哈,好小子,年少英俊,器宇不凡,真是人中之龙。老夫代表轩辕家族感谢你在秘境中对小女冰儿及几位后辈的援手。”轩辕名录见女儿似乎与谢听风很是亲近,心里早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伯父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谢听风彬彬有礼,深得轩辕名录的喜欢。

“轩辕兄,如果不嫌弃,一同到寒舍小饮几杯可否?”狄炳臣见轩辕名录是高阶巅峰武王,心里很想与轩辕家族结盟。

“狄兄,恭敬不如从命,我其实正有此意。”

“哈哈,狄家主,为什么只邀请轩辕家主啊,我也想讨杯酒喝,不知可否?”

“还有我和陈兄,我们也想与谢小兄弟干一杯。”

随着话音,奔雷山庄大长老莫宗祥、千剑宗大长老穆子山、霸刀门大长老陈万年带着李春城几人走了过来。

“诸位都是名震一方的人物,狄某能与几位推杯换盏,求之不得。”

众人说说笑笑正要离开,突然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从秘境出来的小辈,暂时一个都不准走。”众人循声望去,心中不由一惊。因为说话之人是万毒宗的大长老涂刚,一身毒功惊世骇俗。

“涂刚,你想干什么?”轩辕名录可不怕他,大声问道。

“我不想干什么,只想问问这些小辈,秘境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致于我万毒宗的弟子一个也没出来。”

“我也想问问,火云门的弟子为什么没有出来。”

“还有,刀剑门的弟子为什么也没出来。”

谢听风与轩辕若冰几人互相看了几眼,刚要说话,空中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各位,我知道这三个宗门的人是怎么死的,他们都被一个人所杀。”

谢听风抬眼望去,不禁吃了一惊,说话的人正是郭建强。

“祭坛爆炸,他应该死在秘境里才对,为什么不但没死,反而已经是七品武王了?”

“风弟弟,我怎么说来着,放虎归山必有后患。这下你有麻烦了,我看郭建强的身体里有一个恐怖的存在,我估计应该是妖龙的魂灵进入他体内了。”

“反正事已至此,多说无益,顺其自然好了。”谢听风知道怕也没用,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你是谁?你知道我万毒宗的弟子死在谁的手里?”涂刚看着缓缓下落的郭建强问道。

“我是青龙帝国的郭建强,杀死万毒宗、火云门、刀剑门弟子的那个人就是他!”郭建强的手指向了谢听风。

“不错,就是我!”谢听风越众而出,走向涂刚的对面。

众人的眼光涮的一下都集中到谢听风身上,看他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他是谁,一个人怎么可能杀掉一个宗门的青年才俊?”

“他是云岚域的谢听风!”

“啥?他就是名满天宝大陆的谢听风?可他的实力再强,也不能杀得了那么多的年轻精英吧?”

众人议论纷纷,心里十分震惊。

“你就是谢听风?的确是年少英武,我知道,你杀了万毒宗这么多弟子,不可能没有原因。但我不想听解释,我只知道,作为他们师门的大长老,我一定要杀了你!小子,纳命来吧!”

“哦,我已经说了,三个宗门的弟子都是我杀的。你们可以为门下的弟子报仇!但我想问一问,你们是一起上呢,还是一个个来?”

“哼,还真是嚣张,我堂堂一个高阶武王,对付你怎么会让别人帮忙?”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耽误我的时间,我还等着回去喝酒呢!”

“还真是不知死活,今天,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涂刚说完,就要发动进攻。

“涂长老,且慢!”

一声朗喝,众人循声望去,见场中突然多了一位五六十岁的长者。

“这是千羽宗的宗主西门千羽,难道他与谢听风也有恩怨?”

“不会吧,听说谢听风一到东林域就进了狄家,怎么会与千羽宗有什么瓜葛?”

“这个谢听风,还真是惹事精啊!”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谢听风看了看来人。原来他是千羽宗的宗主,一定是为他的儿子西门华那个登徒子来的。尼玛,今天怎么那么巧,所有的仇人都像约好了似的,赶在一天来了?

“你就是谢听风?”

“我就是!你是为了你儿子西门华来的?”

“你承认我的儿子就是死在你的手上?”

“的确,你的儿子是我杀的,他色胆包天,死有余辜。我好奇的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哼!我儿子的储物戒指里,有我存入的一缕魂念。他的戒指,就在你身上。我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你。今天,我要为我的儿子报仇!”

听了他的话,谢听风才知道,原来因为自己的疏忽,才会埋下后患。不过,要是半年前自己被找到,的确有些麻烦。如今,一个七品武王,自己还真不放在心上!

谢听风等人刚刚落地,苍龙帝国各大宗门和各大家族的大佬们就走了过来。他们一个个带着久居上位的威压,浑身散发着磅礴的真气。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谁想与我为敌,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谢听风盯着越来越近的人们,一脸的坦然。

狄炳臣看到儿子、女儿平安出了秘境,带着几位长老笑吟吟走了过来。

“爹,我们回来了!”狄云笑靥如花,忙着向父亲打招呼。

“哈哈,回来就好!咦,你与狄龙都是二品武王了,狄刚也是高阶武宗巅峰了,真是太好了!”狄炳臣看着自己家族的子弟不但全身而出,而且修为大涨,高兴得合不拢嘴。

“爹,这次进入秘境,要不是有听风哥,您就见不到女儿了。”狄云看着谢听风说道。

“是啊,爹,要不是有听风兄弟,我和弟弟狄刚也早就死在秘境里了。您要替我们好好感谢听风兄弟。”狄龙说得很真诚。

“听风贤侄,感谢的话回家说。你们快跟我回狄家,我要给你们设宴接风。”

“好!”

狄炳臣带着谢听风等人刚要离开,大乾国的轩辕名录带着女儿轩辕若冰和其他几位长老走了过来。

“狄兄,且慢!容我向听风贤侄表示一下谢意,再走不迟!”轩辕名录满面笑容走到谢听风身前,上下打量着他。

“听风,这是我爹和几位家族长老。”轩辕若冰向谢听风介绍道。

“轩辕伯父好!各位长老好!”谢听风双手抱拳,挨个见礼。

“哈哈,好小子,年少英俊,器宇不凡,真是人中之龙。老夫代表轩辕家族感谢你在秘境中对小女冰儿及几位后辈的援手。”轩辕名录见女儿似乎与谢听风很是亲近,心里早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伯父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谢听风彬彬有礼,深得轩辕名录的喜欢。

“轩辕兄,如果不嫌弃,一同到寒舍小饮几杯可否?”狄炳臣见轩辕名录是高阶巅峰武王,心里很想与轩辕家族结盟。

“狄兄,恭敬不如从命,我其实正有此意。”

“哈哈,狄家主,为什么只邀请轩辕家主啊,我也想讨杯酒喝,不知可否?”

“还有我和陈兄,我们也想与谢小兄弟干一杯。”

随着话音,奔雷山庄大长老莫宗祥、千剑宗大长老穆子山、霸刀门大长老陈万年带着李春城几人走了过来。

“诸位都是名震一方的人物,狄某能与几位推杯换盏,求之不得。”

众人说说笑笑正要离开,突然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从秘境出来的小辈,暂时一个都不准走。”众人循声望去,心中不由一惊。因为说话之人是万毒宗的大长老涂刚,一身毒功惊世骇俗。

“涂刚,你想干什么?”轩辕名录可不怕他,大声问道。

“我不想干什么,只想问问这些小辈,秘境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致于我万毒宗的弟子一个也没出来。”

“我也想问问,火云门的弟子为什么没有出来。”

“还有,刀剑门的弟子为什么也没出来。”

谢听风与轩辕若冰几人互相看了几眼,刚要说话,空中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各位,我知道这三个宗门的人是怎么死的,他们都被一个人所杀。”

谢听风抬眼望去,不禁吃了一惊,说话的人正是郭建强。

“祭坛爆炸,他应该死在秘境里才对,为什么不但没死,反而已经是七品武王了?”

“风弟弟,我怎么说来着,放虎归山必有后患。这下你有麻烦了,我看郭建强的身体里有一个恐怖的存在,我估计应该是妖龙的魂灵进入他体内了。”

“反正事已至此,多说无益,顺其自然好了。”谢听风知道怕也没用,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你是谁?你知道我万毒宗的弟子死在谁的手里?”涂刚看着缓缓下落的郭建强问道。

“我是青龙帝国的郭建强,杀死万毒宗、火云门、刀剑门弟子的那个人就是他!”郭建强的手指向了谢听风。

“不错,就是我!”谢听风越众而出,走向涂刚的对面。

众人的眼光涮的一下都集中到谢听风身上,看他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他是谁,一个人怎么可能杀掉一个宗门的青年才俊?”

“他是云岚域的谢听风!”

“啥?他就是名满天宝大陆的谢听风?可他的实力再强,也不能杀得了那么多的年轻精英吧?”

众人议论纷纷,心里十分震惊。

“你就是谢听风?的确是年少英武,我知道,你杀了万毒宗这么多弟子,不可能没有原因。但我不想听解释,我只知道,作为他们师门的大长老,我一定要杀了你!小子,纳命来吧!”

“哦,我已经说了,三个宗门的弟子都是我杀的。你们可以为门下的弟子报仇!但我想问一问,你们是一起上呢,还是一个个来?”

“哼,还真是嚣张,我堂堂一个高阶武王,对付你怎么会让别人帮忙?”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耽误我的时间,我还等着回去喝酒呢!”

“还真是不知死活,今天,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涂刚说完,就要发动进攻。

“涂长老,且慢!”

一声朗喝,众人循声望去,见场中突然多了一位五六十岁的长者。

“这是千羽宗的宗主西门千羽,难道他与谢听风也有恩怨?”

“不会吧,听说谢听风一到东林域就进了狄家,怎么会与千羽宗有什么瓜葛?”

“这个谢听风,还真是惹事精啊!”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谢听风看了看来人。原来他是千羽宗的宗主,一定是为他的儿子西门华那个登徒子来的。尼玛,今天怎么那么巧,所有的仇人都像约好了似的,赶在一天来了?

“你就是谢听风?”

“我就是!你是为了你儿子西门华来的?”

“你承认我的儿子就是死在你的手上?”

“的确,你的儿子是我杀的,他色胆包天,死有余辜。我好奇的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哼!我儿子的储物戒指里,有我存入的一缕魂念。他的戒指,就在你身上。我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你。今天,我要为我的儿子报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