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大器宗_ 第八百三十六章 长老位定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9-06

李晚深晓趁热打铁的道理,在诛杀恶徒,为门中名师报仇雪恨之后,又再下令,找来那位死难名师的亲友门人。

他给这些人慰问抚恤,并且做主,为其中跟随死难名师较久的弟子安排作场,使得他们今后修炼和生计都有着落。

至于那些入门不久的新弟子,以及年轻聪慧之辈,则另有安排。

在一次宗门聚议之后,李晚传召几位定居铜山的结丹名师,然后把精心挑选的几名弟子履历交予他们,提起转换门庭之事。

“五位道友,你们看,这几人可能入得你们法眼?”

五位受邀而来的名师,都略带诧异:“宗主的意思是,让我们收他们为徒?”

李晚道:“不错,我天南器宗新立,要的就是团结互助,能帮一帮同道,也是好的,而且依我看,这几人都是不错的苗子,如能好好教导,或能成才,到时候,各位也有了衣钵传人。”

五位名师沉吟起来。

天南地界风气开放,这改换门庭之事也早有前例,他们并不是不能接受。

不久之后,五人便都有了决定。

“我与王道友有些交情,这次他不幸罹难,收取他弟子,也算得上是善举,那就如宗主所愿吧。”

“我等亦愿为之,还请宗主安排。”

李晚满意笑道:“五位道友深明大义,堪为宗门表率!既然如此,你们各自挑选一下,然后报予钦天院知晓,我会让他们特事特办,尽快解决门籍之事。”

解决罹难名师亲友门人之事,是李晚做出给宗内之人看的,也是切实增加宗门凝聚力的办法。

其实一直以来,李晚都致力于整合整个天南器道的力量。因为在器宗建立之前,各方名师、大师,都是各有住所和基业的,这固然是各人立足的根本,但也不利于转移,集中。

李晚并不想看到,这些人疏离宗门,他不仅仅收取那些结丹名师为真传弟子,更在铜山洞天,为他们置业。安居,尽量搬迁至此。

有些基业庞大,难以搬迁的,也开辟别院和宗门处所,使之成为坐镇各方的诸侯。

事实证明,这些举措都行之有效,宗门一统的理念越来越深入人心。

想必再过个百十年,天南器宗在新弟子的心目之中,便将成为真正的根基。而那些各自根深蒂固,难以融入的,也将成为蔓延在外的枝叶,同样对宗门有益。

等到一段时日过后。五位名师,果然各自收取了自己满意的王氏门人为徒。

这件事情是李晚牵头,鼓励进行的,也没有人闲话。反而皆称仁义。

各方名师高手也都知道,一旦师尊丧生,门下子弟无人教导。前途甚至生计,都将大受影响。

但现在,无论身份地位,还是器道造诣都不亚于他们原本师尊的名师收了他们,也算是寻找了新的靠山,今后同样还有修炼上进的门路。

就在这时,中州那边,也有消息传来。

据称,庞维空出的长老名位争夺,已经进行到了如火如荼的白热化阶段。

这一名位高悬多年,各方势力为了自己一党能够多出一位长老,都是使出浑身解数。

李晚选在这时派出使者,与周冶子等开明一派联合,甚至主动提出,交付历山矿开采之权,换取灵蕴宝材。

按理说来,灵宝宗敌视天南器道,理应一口拒绝才是,可事实却是,天下没有永恒的敌人,各方宗门,并不会为了斗气,抛弃有可能到手的利益。

他们也要为门下子弟利益顾,尽量争取更多的灵玉、宝材。

再加上,开明一派力主议和,用合作达成目的,也算是为上次历山之战寻求解决之道。

一个是顺利得到青纹元磁,推行天行舆,能够占领中州市场,满足各方宗门和世家势力所需,而将付出的,却是对灵宝宗而言,并非关键的宝材交易。

一个是与天南器宗死扛到底,自己得不到青纹元磁,或者只能以巨大代价从别处换取,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天南器宗大炼断空舆,以更胜天行舆一筹的新式遁器抢占中州市场。

如此一来,灵宝宗仍旧保持灵蕴宝材禁运,但天南器宗也有可能通过断空舆的交易,与中州各方宗门和世家建立盟约,暗通款曲。

利弊之间,主要是在市场与宝材。

灵宝宗的高层对此自有决断,当然还是以保住现有的基业为重,至于灵蕴宝材,放松一二,也未尝不可,只要不是全面解禁就行。

宗门使者很快便传回消息,不单是开明一派表现出了谈判的兴趣,就连灵宝宗高层的那些实权长老们,也派人来谈。

他们开出的条件是,灵宝宗愿意解除数种灵蕴宝材的禁运令,使之能够正常流通和交易,但若有紧俏,断货,提价等等情况,皆以最新市价而计。

此外还有一大关键,就是新式遁器分而治之,双方各自占据中州、天南两地市场,不得彼此侵犯。

“中州市场,无疑远比天南市场广大,这么看来,还是我们吃亏了,不过我们现正处在发展之初,就算真能垄断青纹元磁,也不可能一举完成占据!”

李晚得知密谈的结果之后,暗自苦笑。

“我们的结丹名师还是太少,而且就算是结丹名师,也未必掌握断空舆的炼制技艺,相比之下,灵宝宗里能够掌握天行舆技艺的炼器师,就多得多了。”

李晚对此有清醒的认识,虽然天南这边有炼器方式和规制、风气上的优势,但这些对于炼器,都只是辅助,关键还是要看名师、大师们的能力,这些也是宗门根基所在。

目前而言,能够保住天南地界的本土市场,就已经是极大的利益了,归根结底,还是天南器宗不够强大,无力发起强攻,抢占中州市场。

李晚最终还是决定,按照这一条件去谈,这倒不是他软弱退让,而是彼此实力决定了,能够有目前的结果就是最好。

而且,从长远来看,青纹元磁换灵蕴宝材,也未必就会吃亏。

青纹元磁代表的是新式遁器,最大的好处是能够稳固市场,并且获得大笔灵玉进账,而灵蕴宝材,代表的却是本命法宝,新晋名师、大师。

两者孰优孰劣,并不能够直接断定,但毫无疑问,一个是短期利益,一个是长期利益。

灵宝宗想必也是对本命法宝的认识不足,并未能够体会到它的好处,但李晚在静姝、葛南接连晋升元婴境界之后,对此一道的前途更加看好,哪怕付出更大代价,也要争取。

在李晚下定决心之后,谈判底线也被秘密传到了使者处,接下来,便不需要时时关注了。

那位派出的使者,是天南之地十五位元婴大师中的章庆兰章大师,现任钦天院管事长老,执掌外交诸事。

章庆兰原本便是交游广泛的知名人物,曾经多次游历中州,在灵宝宗内有不少朋友。

更何况,这次还有灵宝宗内部的人帮忙促成,应当会一切顺利。

果然,时隔半个多月之后,章庆兰传来消息,灵宝宗任命了开明一派的新晋元婴大师袁昊为钦天院长老。

但除此之外,保守一派的另外一名长老,也被提名为院堂管事的候选者,无论名位,还是权柄,都比袁昊这普通长老高了一截。

如果今后,他能够顺利上位,更将成为袁昊的顶头上司。

对此,李晚只是淡淡一笑,道:“不用理他,这只是灵宝宗内部的平衡手段,袁道友他们也不是无党无派,背后自有高人给他撑腰。”

能够顺利扶持袁昊上位,他已经满足了。

萧清宁得知,不禁问道:“这位袁道友,可不可靠?”

李晚道:“此人我当初游访灵宝宗时接触过,确实是位亲善天南的开明人士,而且,他的上位与两方谈判搭上了关系,不管愿不愿意,都被打上了亲近天南的烙印,今后他在钦天院中,谋取名位和权柄的手段,也将会是持续与我们交涉,这样便给了我们对他施加影响的机会,不用担心。”

此事随着袁昊的上位告一段落,很快,灵宝宗便也委任袁昊为使者,与章庆兰谈起了青纹元磁与灵蕴宝材交换之事。

这不是几十几百灵玉的交易,而是动辄上亿,甚至更多的交易,两方都暂时摒弃了私交,公事公办,就价格和交易方式诸事谈判起来。

此时,李晚早已忙碌起了母器法宝,人宝相宜,御神卫诸事,并且,由于离下一届的天罡地煞神兵榜只剩下五年,他也开始为此准备起来。

李晚一面督促门下弟子用心炼器,力争上榜,一面也自己寻求突破。

炼制天罡重宝,并非易事,以李晚之能,如今也只有万魔幡和二十八宿星斗图这两件蕴含顶尖器灵的法宝上榜,其他法宝,不是宝材不足,便是器灵太弱,都未成功。

不过就在这时,一件突如其来的意外事件,却打破了修真界的宁静,各方势力,一下便都把关注的目光投了过来。